您的地位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取次花丛懒回想

更新时间:2019-03-01 15:00:49

取次花丛懒回想 连载中

取次花丛懒回想

来源:掌中云作者:水流长分类:仙侠配角:花晓轩辕澈

配角是花晓轩辕澈的小说叫做《取次花丛懒回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水流长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内容重要讲述:待我长发及腰,你归来可好?此身意逍遥,怎料世事萧萧。暮野金风抽丰遇,晨雪白头老。寒剑默听奔雷,长枪独守空壕。醉卧荒野君莫笑,一夜微霜白鬓角。似此星斗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上古黄帝明日系后代轩辕氏本是隐世世家,终抵不住人间引诱重新掌了江山,炎黄血脉也逐步不再纯粹,终落出世俗争名夺利的旋涡,太子心爱的明日子承乾王轩辕澈倒是首当其冲。突变中,他用一块被血祭了的祖传上古神玉改变了时空将她带到了他的身边,从此同甘共苦,逝世活相依。只是可惜人生自是无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她本就是个沉着萧洒至孝之人,全然陌生的异时空,处处的诡计算计,即使九逝世平生她也能够含笑面对,尘凡里,尽可能逍遥。世事可笑,终是知这场几欲灭顶的异时空之灾乃天灾,枕上十年纪,异界二老心,终是何去何从?还好,她是花晓,天亮开盏灯,落雨带把伞,惆怅归惆怅,但也不作逝世。众人言“承乾王,如玉似山,儒雅天成,风逸似仙”,即使曾经再多的气愤,她听了亦能萧洒一笑,终是知-----烟雨没处相思淡,回想已安然。另:本文女主高等知识分子,情商高,三不雅正,性格萧洒拖拉,绝不会为了爱情自虐。...展开

出色章节试读:

花晓擦干了头发,那鱼还没烤好,花晓伸手去拿,嘴里说道:“让我先尝尝。”轩辕澈不忍心不给她,递了个个大的,道:“把外面善的先吃了,生的再纵火上烤。”

花晓摆了摆手:“生的我也不厌弃,总比沙拐枣强不知若干倍。”

她低着头撕下了一大块肉,烫的手指头生疼,赶忙就往嘴里塞,嘴也烫啊,又囫囵的咽了下去,连个味也没尝出来,口里还咕哝着:“好吃。”

总算是学乖了,她先在肉上吹了吹,撕下一大块,道:“给,你尝尝。”轩辕澈两手都没空拿,她捏着肉边伸长了胳膊递到了他嘴边,轩辕澈低下头含了之前,眼角眉梢都是风情,嚼了一下,不能不承认,真是好吃!

花晓在一旁边吃边道:“我估计我们的胃都要被染绿了,成天苦的往外冒酸水,这一比较,真是感到上了天堂。”说着,又塞了一大块给轩辕澈。

目击下面的肉能看见了血丝,花晓照样自发地递给了轩辕澈,又从他手里拿了个整的。两人边吃边烤,花晓一会儿跑泉水边喝一气,一会儿回来持续啃,最后撑得快动不了了,还想去拿。轩辕澈阻了她的手:“别吃了,明天还有。”

花晓点了点头,道:“我认为脖子以下曾经满是水和肉了,可就是停不上去,是否是很没品啊?”

轩辕澈走到她跟前,悄悄抱了抱她:“刻苦了。”

花晓点点头,或许是火堆太暖和,她刚想措辞,眼泪就掉落下了,她呜咽道:“轩辕澈,我想家了,我爸妈年纪都不小了,我活不见人逝世不见尸的他们怎样受得了?”

她的泪大滴大滴的往着落,有的砸在了地上,有的顺着脸颊流到了脖子里。她哭的悲伤而挂念,她是个准绳极清楚的人,穷汉的孩子早当家,她过早的生长成熟,沉着又明智,若干苦也要本身咽下去,她的座右铭就是“天无绝人之路”,看似倔强又滑稽乐不雅,可是聪慧的孩子提着易碎的灯笼,她的心坎深处是脆弱而无助的。

这是轩辕澈第一次看见她哭,汉子认真是看不得女人哭的,他不知道本身怎样劝导她,他乃至有些手忙脚乱,她倔强而通亮的大眼睛此刻化成了一汪泉,裹挟着氤氲的雾气,淹了他全身,让他连呼吸都艰苦。

他又去抱她,不敢用力,怕冒昧了人家,走马观花似的又怕本身给不了她想要的倚靠与安慰。他一手拦过她的肩,一手去拿本身脏脏的袖子去给她擦眼泪,愚蠢的像只呆头鹅。

轩辕澈反复着:“别哭了,别哭了。”其他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花晓边哭边笑道:“你别擦了,你那袖子都快把我眼睛熏瞎了,手绢就在我手上。”

泪钻到了脖子里,黏糊糊湿乎乎的,花晓本身拿了手绢去擦,轩辕澈将她狼籍的头发从衣服里拉出来,握成一把,用手给她梳头发,花晓道:“你可不克不及笑我。”

轩辕澈道:“不会,我都想陪你哭了。”

花晓哈哈笑:“我还真想看看你哭,肯定是雨打梨花,芙蓉出水啊。”

轩辕澈哼了句:“没正行。”

花晓道:“你说是否是表面变小了,此人的心态也就随着变小了,我一三十岁的心,二十岁的貌,你说等咱出了戈壁,如果他人问起我年纪我该说多大岁数?”

轩辕澈道:“你就是你,多大都是你。”

花晓烤了烤手:“得,你这说了等于没说,那既然如许,固然是越年青越好,今后要有人问起,姐姐我就跟人家说本身才十八。”说着,她本身认为这年纪虚报的有点多啊,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恋人眼里出西施,轩辕澈看她一会儿大哭一会儿大笑,认为美好极了,多好的姑娘,天大的冤枉困苦也能走出来,正所谓朝阳花木易为春,她就是本身那个万紫千红的春季。

轩辕澈道:“这会儿高兴了?”

花晓去抱他胳膊,撒娇一样轻摇:“好弟弟,姐姐这世上就你一个亲人,你可要好好罩着姐姐,助姐姐找一条通向回家的平坦大路。”

轩辕澈去捏她的脸:“记下了,我还算有些权势,你宁神吧,只需有就给你找着。”

花晓一把拍下他的手:“还真认为我十八呢?让个小男生捏脸认真是别扭。”

轩辕澈回她:“我都二十五了,你还小男生?我们这一路相依为命,捏个脸你就别扭了?”

花晓点头:“你比我小五六岁,我真把你当亲弟弟了。”

轩辕澈道:“你不是十八幺?”

成绩又绕了回来,花晓道:“你满足吧,我没说把你当儿子曾经给足你面子了。”

轩辕澈忽然就有了勇气:“晓儿,你在那个时空的孩子多大了?”

花晓没否定,眼角眉梢都是笑:“怎样想起问这个成绩,你猜。”

固然早猜到成果,轩辕澈的心照样沉了沉,她这个岁数,怎样能没有成家呢?他认为那簇簇火光像一个个君子跳的碍眼,他压了满腹的心酸,道:“等你找着回家的路,必定帮我捎一份大礼给侄子。”,声若清茶。

花晓歪头瞧他:“我还没说,你怎样知道是侄子,我都不知道。”

轩辕澈一下又活了过去,他假装往火堆里添柴好不去看她:“不是你让我猜幺?”

花晓笑:“姐姐是条老光棍了。”

轩辕澈高兴的想唱歌,却装腔作势的问:“像你这么漂亮这么优良端方的怎样会没成亲?”

花晓摆摆手:“漂亮说不上,不过中人之姿,贵在会收拾,如今也没那条件,等我们进了尘凡整顿一番你再夸。”

轩辕澈笑:“这儿不是尘凡是哪儿?”

花晓白他一眼:“这他娘的是炼狱。”

轩辕澈道:“那我们可真是有缘。炼狱相依,尘凡还要相伴。”

花晓道:“可不是,也不知我上辈子做了甚么孽,那个,不是厌弃你,就是想表达下我的不利。”如许说仿佛也纰谬,想着轩辕澈被亲娘坑成这个惨样,认真也算是不幸,对着轩辕澈还算友善的笑了笑。

轩辕澈漫不经心,成绩又绕了回来:“晓儿,你就没想着找个外子,我是指在你那个朝代。”

花晓认真摸着下巴推敲起来,轩辕澈就知道她真是连个未婚夫也没有,当下放了心,私下还感慨了一阵怎样好女人也会被剩下,难道是老天爷成心给他留的。

毫无疑问,他想多了,他不知道现代社会三十露头的女博士没娶亲是多么正常的事,那边花晓措辞了:“我卖力想了想缘由,一呢,或许女人踏上从政的门路注定要孤单;二呢,我一向坚信没有甚么比知识和广博更能表现一小我的人格魅力,所以拼命读书,然后事业有了,视野也有了,却把这方面看淡了,所以傻点也是福,人说憨吃憨喝不认账就是这个理;”

“这三呢,照样没碰见合适的,世界上人那么多,绝不是由于你挑才没碰见合适的,而是由于你没碰见合适的才挑,你说人生说长也不过悠悠数万日,短短几十载,在亿万年的汗青长河中渺小的似粒尘埃,活了这世没来生,活在当下本身就是一种恩赐,怎样能姑息?怎样能委冤枉屈就嫁了?”花晓的话里明显是带进了情感,可见也是个有亲身经历的。

轩辕澈听的直点头,花晓悄悄一笑,严肃道:“这四呢,其实我照样个戴发的居士,其实对男女之事毫无兴趣。”其实这话她是纯属扯谈,就是说给轩辕澈听的。

花晓相对不是个情感**,相反,她颇解风情,她本身的目标就是往那一站就是一道风情,其实立志政坛混的,还算年纪悄悄就混出头来的,怎样会没有灵敏的不雅察力,轩辕澈藏的再深她也能看见,只是她珍宝他,她也能懂得,假设换作她是轩辕澈,她也会爱好上本身。过刚易折,她是在他最脆弱最无助,心里的防地塌的一塌糊涂坚固的保护罩还没建起的时辰闯出来的,他于她也是,只是她对他那种情感早已超出了爱情,所以她假装视而不见。

她没告诉他其实真实的缘由是这个受理性思想、儒学和幻想主义影响的骚年,虽不陈腐,却也是抵抗那甚么甚么的,比如婚前性行动,再加上她大学时一学医的石友开打趣时跟她说过“从医学的角度上讲,这汉子的欲望是与生俱来的,女人倒是被调动出来的,你可别看小**甚么的,对欲壑难填没好处。”自那以后她就记在了心里,这特性格如火的老光棍虽不是个居士,却真逼真切的是特性冷淡。

也谈了两个男朋友,也没本领治好她,前一个她原还想着勾着人家,后来认为蹉跎人家大好年光年光去给本身当备胎真是对不起本身读了这么多的圣贤书,索性放了手,后一个还悄悄的出了轨,她更有些枯燥无味,果断的开高兴心持续单身单身。

她没说,轩辕澈也就无从知晓,他只是有些不克不及信赖,这么个男子,你说她是居士谁信啊,可是人一旦认定了某件事,就会给它找证据,他接收不了,他宁愿信赖她说的是假的,固然此次他歪打正着,二心想:你是居士怎样还把我搂在怀里还不念声佛号?你是居士怎样绝不迟疑的就吃鱼肉?你是居士怎样还扼杀野狼?你是居士怎样还爆粗口?总而言之,你就不克不及是居士,你如果居士也不是个完全的居士。二心里活动太激烈,花晓喊了他几声,他也没听见,花晓踢了他一脚,道:“还魂了。”

轩逸澈惊诧回魂,花晓道:“我怎样曾经就眼瞎的认为你是个运筹帷幄的儒将,说你是只彻彻底底的呆头鹅还差不多。”

轩辕澈笑道:“还好是只鹅,先人也常以鹅喻君子,比鸡鸭强多了。”

花晓扶额长叹……

猜你爱好

  1. 古装小说
  2. 奇异小说
  3. 宫斗小说
  4. 排挤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