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地位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更生 > 帅府悍妇惹不起

更新时间:2019-03-05 14:11:01

帅府悍妇惹不起 连载中

帅府悍妇惹不起

来源:微阅云作者:六月分类:更生配角:陈瑾宁陈靖廷

《帅府悍妇惹不起》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六月,小说主人公是陈瑾宁陈靖廷,小说重要讲述的是:国公府的明日女,嫁与将军为妻,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外子婆婆厌弃,怀孕之时,他宠爱小妾,以克星为由剖腹夺子,更拿她顶罪屠之。杀身之仇,涅槃更生,她杀心计心境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逐一逝世在她的剑下。重活一世,她不再痴恋,可偏遇那不讲事理的强暴元帅。“我这个所谓国公府明日女说白了只是个乡野丫头,配不起元帅,不嫁!”“明日女也好,乡野丫头也好,本帅娶定了!”“我心肠恶毒,容不得你三妻四妾,元帅若不想后院血流成河,最好别招惹我。”“本帅不纳妾,只养狼,专养你这头女恶狼,迫在眉睫,春宵苦短我们来吃肉,为本帅生一窝小狼崽子!”...展开

出色章节试读:

她本该是受万千宠爱一身的,却终究成了无人在乎的孤儿。

“送我回青州吧!”陈瑾宁侧头看着他,神情照旧惨白,“父亲见不到我,不会心烦意乱。我在青州,过得很好。”

“别说傻话,父亲不会送你回青州。”陈国私心境非常抵触,这个女儿确切被他仇视了十几年,可看着她那张脸,哪里还仇视得起来?没了那些脂粉掩蔽,她酷似生母。

她晕倒之前说的那句话,就像剑一样刺向他的胸口。

“庄子外头,我养了一窝鸡,一群山羊,十三头牛,还有五匹嵬峨的骏马,有奶娘,有海棠,有花,有我种的菜,有一片片的麦子高粱,我会骑马,舞剑,饮酒……我爱青州的瑶亭庄子,我不舍得分开,可管家来了,他说父亲惦念我,想我陪在身边,他老了……”

陈瑾宁的泪水夺眶而出,她是想做戏,可到最后发明说的都是心底的话,前生就是如许。

她一向从没割舍过这份父女亲情,不然,前生就不会听信长孙氏和张妈妈说的去做,来讨得父亲欢心。

特别,特别她还曾经做了母亲!

她悄悄地太息,眸光幽幽地看向帐顶的斑纹,“我回来了,才知道本来管家撒谎!”

她说得很讽刺,却又说不出的悲凉。

陈国私心底是震动的,然则,面上并未流露几分。

他方才就在外头,听着她在噩梦里哭得撕心裂肺,他从不知道……

他敛了敛眼珠,说:“武靖将军曾经入宫向太医为你讨要销服丹治疗你的伤势,至于海棠说张妈妈下毒之事,为父会查询拜访!”

陈瑾宁一动不动,乃至神情都没有,仿佛压根不在乎。

她从父亲眼底看出了一丝器重,这是前生从没有过的。

亲情,是要在她歇斯底里花光心计以后,才能取得那么一丁点儿,那么,她就不会奇怪了。

她闭上眼睛,听到了几弗成闻的太息。

“你能告诉父亲,是谁教你学武的吗?”陈国公问道。

陈瑾宁没有理睬,她不克不及理睬,她要比任何人都朝气末路怒,要让他认为她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只需他在衙门里说张妈妈下毒密谋主子,她便不被穷究。

杀张妈妈,是立威,也是泄愤,更是宣战,小打小闹,历来都不克不及震慑人,只会激起对方的斗志。

要出手,就得狠!

好久,听到他起身出去的声响。

陈瑾宁渐渐地展开眼睛,眼底闪过一丝疲惫之意。

她历来不是善于尔虞我诈的人,在庄子里的时辰,她认为没甚么事不克不及以打一架来处理的。

她其实未必会败给长孙拔,可她照样不能不消苦肉计,凡是她在这个家中有任何的依附,何至于此?

本来只是想把长孙拔连累鄙人毒之事里,却没想到他会和陈靖廷一同回来,连累长孙拔颇费周章,所以,她干脆就用苦肉计离间两人。

前生和此生之事,在心头交错翻涌,恨得目赤欲裂。

血气涌上,她吐了一口鲜血,又沉沉地昏之前了。

再度醒来,便感到嘴里有甜美的滋味。

她展开眼睛,映入视野的是海棠那张担心焦灼的脸。

“蜜斯醒来了!”海棠欣喜地道。

一道暗影覆盖在陈瑾宁的头上。

她抬眸看,是一张略带峻冷的面庞,陈靖廷。

“感到若何?”他问,声响没有甚么情感起伏。

“很多多少了!”陈瑾宁扯了一下嘴角,凝睇着他冰冷的俊颜,“听说将军入宫为我讨要销服丹,感谢。”

销服丹是宫廷疗伤圣药,听闻照样当今母后皇太后亲身研制的。

“你是寄父的恩人,这是本将该做的。”陈靖廷淡淡地说着。

“嗯!”陈瑾宁没说甚么,只是让海棠扶她起来。

陈靖廷拱手,眼珠如深潭般瞧不出情感来,声响淡薄,“既然三蜜斯没事,本姑息先告辞!”

一路入宫,他反复想起进门以后看到的一切,长孙拔出掌之前,她其实虚晃了一招,诱长孙拔出狠招,她是成心被长孙拔打中的,不论出于甚么心思,她善于心计。

他一向不喜这类内宅争斗,更不喜这类爱争斗的男子。

看着陈武靖嵬峨的背影消掉在帘子外,陈瑾宁沉沉地舒了一口气,然后扬起眼珠问海棠,“外面怎样样?”

海棠为她的后背塞了一个软枕,道:“蜜斯您晕倒以后,国公爷很朝气,查询拜访下毒之事,也请了大夫来验查饭菜,证明下了断肠草汁,张妈妈的尸首被丢了出去,夫人也被叱责了一顿,蜜斯,我们赢了。”

陈瑾宁脸上浮起一抹嘲笑,“赢?没那么快!”

海棠悄悄一怔,“夫人今后也不敢刁难您了,并且,国公爷命令从府外找几小我来梨花院服侍,张妈妈也逝世了,我们再不用受张妈妈的气了。”

“张妈妈算甚么?她不过是长孙氏的帮凶,像张妈妈这类货品,长孙氏身边多了去了。”

海棠刚轻松的脸又重要了起来,“那怎样办?”

陈瑾宁眼珠里笼了了一层冰冷,“没紧要,我们渐渐来,一个个地来。”

长孙氏在府中,可还有一个靠山啊。

那就是老夫人,她的祖母。

长孙氏可以从姨娘抬为夫人,除长孙氏的外家忽然崛起以外,这位老夫人也是功弗成没。

老夫人如今在南国,在她的小儿子处暂住,不过,很快就会回来了,还把她的二叔二婶给带了回来。

前生,她们回来以后,产生了甚么事?

那才是她前生真正喜剧的开端啊。

一个乡间回来的野丫头,不懂得内宅斗争,不懂得人心险恶,只同心专心欣喜,本身终究有家人了,愚蠢得连母亲的嫁妆,都双手奉上。

海棠悄悄太息了一声,“其实蜜斯您长得比表蜜斯好看,国公府家世又比将军府好,也不知道江宁侯府为甚么爱好表蜜斯,不爱好您。”

瑾宁淡冷一笑,固然,她陈瑾宁只是个乡间回来的野丫头,连本身的父亲都不待见,且国公府看着是侯爵府邸,可也不过是父亲早年立下战功照功行赏的,那一年,光是侯爵就封了十几人,非世袭,食邑也就那么丁点儿,加上如今父亲在朝中也不得力,在督查衙门更是冒犯了很多人,简直没有人脉可依仗,跟炙手可热的长孙将军若何能比?

她前生的那位婆婆,眼睛是长在额头上的,怎样看得起她这个所谓国公府三蜜斯?

猜你爱好

  1. 神仙妖精小说
  2. 弄笑小说
  3. 冤家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