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地位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更生 > 更生强暴明日女

更新时间:2019-03-07 17:16:21

更生强暴明日女 连载中

更生强暴明日女

来源:掌中云作者:六月分类:更生配角:陈瑾宁李良晟

旧书推荐,《更生强暴明日女》是六月倾慕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配角是陈瑾宁李良晟,情节引人入胜,异常推荐。重要讲的是:国公府的明日女,嫁与将军为妻,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外子婆婆厌弃,怀孕之时,他宠爱小妾,以克星为由剖腹夺子,更拿她顶罪屠之。杀身之仇,涅槃更生,她杀心计心境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逐一逝世在她的剑下。重活一世,她不再痴恋,可偏遇那不讲事理的强暴元帅。“我这个所谓国公府明日女说白了只是个乡野丫头,配不起元帅,不嫁!”“明日女也好,乡野丫头也好,本帅娶定了!”“我心肠恶毒,容不得你三妻四妾,元帅若不想后院血流成河,最好别招惹我。”“本帅不纳妾,只养狼,专养你这头女恶狼,迫在眉睫,春宵苦短我们来吃肉,为本帅生一窝小狼崽子!”...展开

出色章节试读:

瑾宁心猿意马地点头,“是的,五千两黄金。”

前生。也是如此,皇上张贴皇榜,悬赏五千两黄金。只需供给线索,线索精确的话这五千两黄金便可拿走。

只是。到初八那天。都没有比及人来拿走这五千两黄金,倒是比及了晖临世子的尸首。

瑾宁很迟疑,该不该告诉安然公主。

若不告诉。按照前生那样,晖临世子惨逝世,安然公主疯颠。

可告诉。安然公主会信她说的话吗?假定信了,可若何解释她会知道这件任务?

换言之,这会为她带来极大的费事。

她不想惹费事。

心烦意乱之际,她站起来道:“海棠。陪我出去走走。”

海棠问她:“蜜斯又饿了?”

以往她们出门去,都只为寻吃的,在府中吃素菜,瑾宁是吃不饱。有时出去打个金风抽丰。

“是的!”瑾宁不想解释。抱起了小黑便走。

出了国公府。两人寻了一家高雅的酒馆坐上去。

平日瑾宁是不来这些处所的,都是在街头买些吃的。囫囵关于一下肚子就归去。

酒馆里,多的是附庸精细的世家后代人人蜜斯,平常庶平易近也有,然则多是坐在酒馆外头的小院子里,喝的是平常的白酿。

当朝龙太后临朝称制过一段日子,驱赶蛮夷,边疆战争,便开放平易近风,倡导文学,诗词歌赋特别风行,是以,这些小酒馆里,总有吟诗作画的文人。

明天,酒馆很沸腾。

都在群情着晖临世子掉踪的任务。

瑾宁的邻桌坐着几位衣衫华贵的世家后代,还有两位打扮得体崇高大方的令媛蜜斯,一切人的逝世后,都站着面庞谨慎的小厮丫环。

他们目中无人地高谈阔论,时而大笑,时而击掌。

“按我说,就是安然公主夫妻平日冒罪人太多才有此劫,他们办了这么多官员,难道就没有冤枉过一两个吗?报应是有的,只是报应在他们儿子的身上,也真是可惜了,听说皇太后非常珍宝那晖临世子。”

“可不是吗?珍宝得跟甚么似的,你说当朝公主那么多位,皇太后为甚么就独独对这位安然公主特其他宠爱呢?她可不是皇家的血脉啊。”

一道女声淡淡地道:“皇太后本来也不是甚么崇高出身。”

“可不是?听说昔时皇太后入宫是为先帝殉葬的,没想到先帝却下了一道遗旨,免了她一逝世,反而叫她风生水起了。”别的一名蜜斯繁言吝啬地道。

“欲望安然公主和李大人这一次能接收经验,别总是查这个查那个,我父亲说,前阵子李大人还打听了他,真是够了,闹得京中草木皆兵的,我父亲清廉,谁不知道啊?”

“可不是?”有一人压低了声响,“说真的,我还盼着晖临世子惨逝世呢,这才是天大的经验。”

此人说完,便哈哈大笑,其他人也随着笑了起来。

瑾宁手里捏着羽觞,听得心头狂怒。

且不论督查衙门有没有错判冤枉,这些有学问有教化的世家后代却竟纷纷盼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惨遭横祸,惨逝世歹人之手,多么残毒的心肠?

想出来清净一会儿,反而叫她惹了一肚子气。

“走吧!”瑾宁放下杯子,对海棠道。

海棠哦了一声,随着瑾宁走出去。

天井里的平平易近酒客,也在议论此事。

然则,语气和立场确切天地之别。

瑾宁走过他们的身边,听到有人说:“若是让我知道是谁掳走了世子,我就是拼了这条命都得把世子救回来。”

“李大人是可贵的好官啊!”

“听说安然公主都崩溃了,真惨啊。”

“安然公主非常艰苦才得了这孩子,怎样不悲伤?若是我家那龟儿子出了那样的事,我……哎,别喝了,咱四周走走,窜窜,看有没有甚么线索。”

瑾宁走出去的时辰,长长地太息了一声。

为官者,是好是坏,看庶平易近的评价就知道。

安然公主和李大人被官宦和世家讨厌,庶平易近却敬爱不已。

陈瑾宁啊陈瑾宁,你前生是被李良晟害逝世了,可你的良知也逝世了吗?

你深受掉去儿子之痛,又怎忍心见一名母亲遭受你曾经曾受过的苦楚?

“海棠,我们去公主府。”瑾宁忽然下了决定,回头看着海棠道。

海棠困惑地问道:“蜜斯,我们去公主府做甚么?”

“不要问,随着来就是。”瑾宁转身就走,海棠怔了怔,急速追上去。

只是刚走出大街,便见两名官差站立在瑾宁的眼前。

“是国公府三蜜斯吗?”那名官差打量着瑾宁,问道。

瑾宁看着他们,个中一人他熟悉,是京兆府衙门梁捕头。

“我是!”瑾宁点头,“甚么事?”

梁捕头道:“三蜜斯,请跟我们去一趟衙门,张桂芬的家人状告你杀人。”

张桂芬,张妈妈的名字。

海棠吓得神情发白,急速辩护道:“是她先下毒的,我们蜜斯不是无故杀人,并且张妈妈是被狗咬逝世的,和我们家蜜斯没有关系。”

“三蜜斯见谅,既然张桂芬的家人到了衙门伐鼓鸣冤,这案子就得办,三蜜斯宁神,若真是张桂芬下毒在先,就是密谋主子,大人会还三蜜斯洁白。”梁捕头一副公事公办的面貌。

瑾宁倒不是怕去衙门,只是怕时间来不及,“我可否明日再去?我如今有要事办。”

“三蜜斯,照样先去一趟吧,耽搁不了您若干功夫。”梁捕头指着不远处的马车,“三蜜斯宁神,到时辰问结案子,会有马车送您回府,不会耽搁您干事的。”

瑾宁顺着他的手指看之前,确切有马车停在外头。

只是,她心外头却认为有些困惑,就算张妈妈的人告到了衙门,衙门的人也该去府中找她才是,怎样半路截下?

他们怎样知道她在这里?

她想起京兆府张大人,是督查衙门李大人一手提拔起来的人,办案有数也是出了名的铁面无情,应当也不会有甚么成绩,或许是恰好碰见她在这里。

“海棠,你去一趟督查衙门找父亲,便说我在京兆府衙门!”

为稳妥起见,瑾宁认为照样找一下父亲为好,张妈妈下药之事,他查询拜访过的。

“是!”海棠重要地看着她,“奴婢这就去。”

瑾宁看着海棠分开,才对梁捕头道:“如今去衙门?”

“三蜜斯请!”高捕头非常谦虚,见瑾宁似有迟疑,他便道:“三蜜斯不用担心,虽然说皇太后曾命令弗成随便杖杀主子,可若主子有密谋主子的行动,主子可打杀且免责,张桂芬的家人状告,大人也只是叫三蜜斯去走个过场,把现实查询拜访清楚,如许对三蜜斯今后的名声也有好处。”

瑾宁点头,抱着小黑,“我知道,有劳了。

猜你爱好

  1. 总裁小说
  2. 空间小说
  3. 朱门世家小说
  4. 文娱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