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地位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更生 > 更生八十年代

更新时间:2019-03-09 11:10:03

更生八十年代 连载中

更生八十年代

来源:微阅云作者:蔓词分类:更生配角:林秋林跟生

主人公叫林秋林跟生的小说叫《更生八十年代》,本小说的作者是蔓词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异常推荐。重要讲的是:“老爹,想不想做世界第一倒爷?”“老爹,想不想开全国第一家外贸公司?”“老爹,想不想买第一手牛股?”……林秋穿着大棉花袄子,眼神亮晶晶的,像用棒棒糖引诱小萝莉的怪蜀黍一样,欺骗着一群诚实巴交的乡间农平易近,从此走向人生巅峰!且看,现代都会女高管,更生西南小悍妞,开启一路开挂的传怪杰生!...展开

出色章节试读:

“姑娘,究竟啥事儿啊,还得瞒着你娘?”

三双围着她眼巴巴看的眼睛,林秋都有些不好意思,摸着鼻子轻声问。

“爹,您想不想挣点大钱?”

林根权瞪直了眼:“咋不想啊,做梦都想!咋,俺们老姑娘有门路?”

这话半真半假,带着点戏虐,他一个大老爷们都想不出的办法,这么个小女娃能知道啥。

林秋嘿嘿一笑:“办法是有,就是风险太大。”

林根权神情一正,咋的,还真有办法啊?他这闺女,了不得啊!

“啥门路,姑娘你快先说道说道,爹听听使不使得。”

“伦家老二是咋发的财,爹知道不?”

林根权屏息,都扯上伦二小子了,难不成是真的?伦家海那小子在城里赚了大钱,那是可乡村都嚷嚷个遍的,谁能不眼馋的,就是没几个能舔着脸去问的。

不是其实亲戚,谁会白白把好处让给他人?

“咋的,你知道?”

甭说林根权,就是林大山和林有福两个小的听了都为逐一震,老伦家那可是发大财的门路!能不冲动么。

林有福冷不丁一拍大腿。

“小秋,你让我领你去老伦家,就是为了这?”

林根权一怔,还有这事儿?看来姑娘是早算计好了?

爷仨看林秋的眼神更热切了。

林秋低低说道:“估摸着不差的话,伦家海应当是去跑商了。”

跑商?林家爷仨能够听不大懂,面面相觑的互看一眼。

“啥是跑商?”

“就是俗称的倒爷,拿几样器械去边疆的国度发卖,命运运限好能赚好几倍的差价,一件两块钱的老头衫,转手能卖十几二十几块。”

短短几句话,听得林根权脑门子上都开端冒汗,两块钱的器械换二十几块,那是多大的利润啊!难怪看伦家那小子能挣大钱,要真有这门路,想不发都难!

“闺女,这都是老伦家那小子跟你说的?”

没事理啊,息息相关的,伦家海咋能够把这些讲给一个不认不熟的孩子听。

林秋摇头。

“我猜的,今个早上我跟二哥去老伦家,想套套话来着,伦老二精着呢,可他越是打忽略眼就越让人起疑,这事儿我估摸着,八九不离十。”

林根权如今就差被揭竿而起了,日子紧的要人老命,哪怕是有一星半点的欲望,他都合适成救命稻草,不克不及眼睁睁看着全家饿逝世啊。

暗自沉思下一拍大腿,他算豁出去了!

“丫,爹信你,你说让爹咋干!”

卯大劲豁出一条命,换全家吃饱不饿的机会。

如许被人信赖的感到,林秋认为身上的义务感更强了。

这都是她的亲人,经心全意,没有丝毫作假的信赖她的家人!

“我们起首得有资金用来上货,就老头衫汗衫啥的,然后坐火车去比来的国度,俄罗斯,得预备好才能下一步筹划。”

林秋有点头疼,最重要的是她们家如今没钱,饭都吃不上溜儿了,哪来的”

“钱的事儿爹去张罗,挨家借点凑凑,一两百差不多还能凑上。”

林秋的本意差不多也就如许了,毕竟头一次风险无疑是最大的,她爹是个诚实的庄稼汉子,这类事这辈子都没经历过,不克不及冒太大的风险。

“恩,那就如许!”

三天后,她爹林根权偷摸地私下跟林秋算计。

“钱弄到了,咋弄你就说吧。”林根权是铁了心拼一把,不成功便成仁了。

“爹,我跟你去。”

林大山挺身而出,他是林家垂老,该是时辰立起来了。

林根权本来不合意,照样林秋说让年老随着比较好,有人照顾掌握大些。

第二天林根权跟林大山就整顿好行李预备出发,据林秋算计,这一来一回最少要十多天的行程。

所以对季慧珍说爷俩去山里佃猎,换些钱好置办年货。

季慧珍也没困惑啥,由于家里实际上是揭不开锅了。

送走林根权爷俩后,林秋季天数着手指头算日子。

眼看一每天之前,林秋心外头也焦急上火,这年代德律风都是高等品,小我能佩带个传呼机年垂老啥的,那都是牛逼般的人物。

林秋根本接洽不上林根权和年老林大山,只无能等着。

转眼十来天之前,季慧珍明显有些急,每天东张西望的往外瞅,林有福鬼鬼祟祟找林秋算计。

“妹儿,这都十来天了,爹和年老咋还没个信儿,能不克不及遇上啥费事。”

林秋也急,但不克不及就着林有福的话来,只能给他吃定心丸。

“不至于,该吩咐的该留意的都很爹和年老交卸过了,应当不会出啥费事,再等等吧,没准就这两天了。”

第二天傍晚,贪黑儿的时辰,林根权和林大山顶着小雪进了院儿,林根权大棉衣外头揣着器械鼓鼓囊囊的。

季慧珍赶忙开门迎爷俩进屋,林秋从里屋炕上爬磕磕绊绊地起来,直到如今她才表示出究竟有多惊慌,之前只能忍着。

现实上只要她本身知道她有多担心害怕,真的怕爹和年老出个甚么不测。

林根权抱住差点摔个跟头的林秋送到炕头做好,又给林大山递个眼色,林大山转身去把门关好,林有福有点小冲动。

“爹,年老,你们可回来了,咋样,咋样啦!”

这会儿林大山严谨的脸上才显显现高兴,就连林根权都模糊带着冲动。

林秋心外头直打鼓,看这情况该是成了。

只要季慧珍不明所以,不知道这爷几个在打甚么哑迷,直到林根权从棉袄外头取出一个布包,摊在炕上。

整整两摞子的钱,季慧珍这辈子仿佛都没见过这么老些钱摆在本身眼前,一时间竟说不上话了。

“挣到了,真的挣到这么些钱了?”林有福冲动了,他也没见过这么些钱呢,写得有若干哇,都是他们家的?

林根权压着情感往炕上一坐,季慧珍才回过神,盯着林根权看,这爷俩十来天究竟干啥去了,弗成能是真佃猎换的这么些钱!

“根权,你跟俺说实话,你带大山干啥去了,哪儿来这么些的钱。”

该不是干啥道法的事儿了吧?天呐,她这心外头怎样跟打鼓是的,高低不安。

林根权掏了根烟抽两口,以平复本身的心境,这段日子经历的,他如今都认为安慰呢。

“惠珍,你听俺说,先别冲动,我和大山这几天去跑商了,就跟老伦家二小子那样,赚了大钱了,这些都是俺们爷俩这一趟赚回来的。”

猜你爱好

  1. 现代小说
  2. 大发快3小说
  3. 悬疑小说
  4. 平易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