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地位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们的故事已收场

更新时间:2019-03-14 12:16:06

我们的故事已收场 已结束

我们的故事已收场

来源:微阅云作者:麦兜兜分类:言情配角:梁珈周邢琛

配角叫梁珈周邢琛的小说叫做《我们的故事已收场》,它的作者是麦兜兜倾慕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重要讲述:堂堂周大少的逝世后有个小奴隶,而这小奴隶是他母亲帮他内定了的小媳妇。...展开

出色章节试读:

看模样,她又帮总裁处理了一件令他头疼的任务。

任澄颜心里笑得开怀,自发间隔周太太的地位又近了一步。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迟疑了足足十秒,“那……好吧。”

接着,眼梢斜斜一带办公桌前沉着如水的梁珈,外面的自得之色将近满溢出来。纤细的手指将饭盒拈起,摇摆生姿地走到渣滓箱眼前,连盒带饭地一同扔进渣滓桶里去。

——那饭盒本来不是一次性的。

直到看见渣滓桶里的饭盒跟纸屑汤汁粘成一团,任澄颜才惊慌地回过火来,用一根手指压住下唇,“梁珈姐,对不起,我不当心把你的饭盒也扔出来了……我真的不是成心的……要不,我给你捡出来?”

说着作势就要伸手。

梁珈可笑的看着她演戏,实在有些无语,如今的她,是根本不把这些敌意放在眼里的。

说其实的,任澄颜的段位,照样太低了点。

思及此,梁珈宽容地抿起唇,笑容可掬地摇摇头,“主如果那饭盒太过于不起眼,其实不怪任蜜斯看不清。不过,既然曾经扔了,它就成了渣滓,我们干清干净的,照样不要去碰了吧。”

绝不显山露水的一句话,却直接还击了个完全。

这女人,居然暗指她不干净?毕竟刚才是她提出要去拿饭盒的。

任澄颜气得不轻,但碍于周邢琛在场,也不克不及随便发生发火,因而只好干笑了两声,“梁珈姐果真大度。”

“你是刑琛公司的人,怎样说也算得上是我周家的半小我了,对你大度是应当的。”梁珈将齐腰的波浪卷理到逝世后,全然不在乎。

明明她一字一句都在暗示任澄颜只是一个部属罢了,但恰恰让人找不着话的马脚,气得任澄颜怒目切齿,却恰恰不敢表示出来。

梁珈天然不想在周邢琛眼前抢甚么风头,只需本身没吃甚么大亏就不必介怀。眼看任澄颜吃瘪,她也知道见好就收,懒得再和她一较高低。

她把眼光转向周邢琛,眼里是一向的平柔顺从,“既然如许的话,我就先归去了,不打搅你们的……卖力任务。”

走了两步,她又回过火来,“对了刑琛,任务间隙记得歇息,不要太累。”

这吩咐的声调太过柔和,弄得他简直要信赖这是她真的在关怀他。

周邢琛的留意力终究从文件转移到了她身上,耐人寻味地看了她好久,才终究薄唇轻启,“你就这么急着归去交差?”

梁珈两条小腿呈必定的角度交叉,站成一个异常淑女的姿势,对答如流,“我不想让妈等得太久。”

再说,他不是也不想让她在这里影响他和秘书“任务”么?

剩下的这句被她截住了话头,没有说出来。

如今这类状况,不克不及由于一时守口如瓶而说出本身的真实想法主意。周邢琛朝气的时辰有多难弄定,她是见识过的。

不合于她的谨慎,一旁的任澄颜却其实不这么想。

因着刚才的经历,梁珈在她看来曾经没有了任何威逼。她清了清嗓子,成心捏出绵软的声气,“梁珈姐,既然周夫人还在等你,你就别在这耽搁时间了,赶忙去吧。”

反正看周总那么憎恨梁珈,她帮他将人赶走,说不定更能讨他欢心。

果真,话音刚落,周邢琛手里的原子笔就再一次重重拍在办公桌上,语气里尽是不耐烦,“出去。”

任澄颜吓了一跳,惊吓停息后,心境却雀跃的很。

以她的不雅察,周总是真心看不惯那位内定太太的,连措辞的立场都这么卑劣。

那如许说起来,她的机会岂不是更大了一些?

梁珈也可贵看到周邢琛明里发性格的面貌,不过她的心思遭受才能历来比常人强出几倍不止,见此状况也没有太吃惊,垂下眼睫就往门外走去,不虞才走出两步,熟悉的声响再次传来,“站住。”

这下,饶是梁珈性格好,也经不起如许折腾了。她在门边站定身子,慢举措转过身去,眉眼间固然看不出不耐,但笑意也淡了些许,“究竟要若何?”

“我没叫你出去。”周邢琛认为有点烦躁,她无动于中的面貌在二心里攒了一把火,愈烧愈烈。他伸出一只手来,随便勾了勾食指,“你过去。”

梁珈不明所以,但见他神情卖力,不似戏耍,照样抬步走到他桌前。

这回轮就任澄颜脸上挂不住了。

方才周邢琛明明说了一句“出去”,不是叫梁珈,那么,还能是叫谁?

她站在前面,眼光在周邢琛的背影和梁珈脸上逡巡了一圈,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煞是好看。

但是既然下属曾经发话,她又不克不及假装没听到,只能忍着性格打了声呼唤,整顿起本身之前带出去的一沓文件,最后还瞪了眼梁珈。

任澄颜的高跟鞋在空中上踩出咔哒声,逐步远去。

梁珈把一只手悄悄撑在桌面上,另外一只手揉了揉眉心,“别闹了,我真的要归去。”

如许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让周邢琛的肝火愈甚,“梁珈,你究竟有没有心?”

心?听起来是个多奢侈的字眼。

梁珈没法地叹了口气,“我不懂你在说甚么。”

“不懂?”周邢琛从坐位上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她眼前。他比她高了一个头,站直了有种有形的榨取感。

他的眉宇间凝集着冰霜,“怕是能让你懂的,只要黎胤一小我吧?”

黎胤?

这个名字甫一从他嘴里说出来,梁珈的身材就微弗偏看法一颤。

他怎样会知道黎胤的存在?从何处得知?

第一次,她由于心虚而不敢看他的眼睛,默默把眼光撇向一边,“你不要总是听信那些惹事生非的传言。”

“听信?传言?”周邢琛精深莫测地仰望她。

梁珈定了定神,眸光渐渐上抬,终究和他对上,“嗯。”

“其他我不多讲。但这黎胤嘛,实在其实算得上是你世界上唯一在乎的人了。”周邢琛的声响带着些勾引的滋味,一字一句地渐渐论述,仿佛锐意要让人绷紧心里的那根弦,“不知道,我说得对纰谬?”

从他说得第一句话开端,梁珈就知道,关于她和黎胤的任务,他曾经知道得八九不离十。

再挣扎也没用,她悄悄闭了一下眼睛,再展开时曾经是无波无澜,“你查询拜访我?”

周邢琛抬开端,看向窗外。楼下的车辆络绎不绝,他的语气平淡得好像议论气象,“你本就是我周家的人,查询拜访你有甚么不该该?”

“你是周家家主,固然没甚么不该该的。”他的视野一移开,头顶的压力骤去。梁珈知道,如今跟他实际美满是自讨败兴,干脆应承上去,“所以?”

她完全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惊慌神情。

相反的,是常人难以企及的沉着和漠然。

可越是如此,他越是想看到,当他完全撕下她的假装面具时,她毕竟会是甚么表示。

“所以,我认为你有须要看看这个。”周邢琛似笑非笑地注目着她虎魄色的眼睛,不放过她脸上出现的丝毫变更。

他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以一个极端休闲的姿势走到本身的抽屉边上,从柜子的外面拿出一张纸,轻飘飘地搁在她眼前。

梁珈直觉那不是甚么好器械,但仍强迫本身伸手去拿。

薄薄的一张A4纸掂在手里,仿佛没有任何重量。

那是一张账单。

从梁珈成年起,就瞒着周家的人接洽上了黎胤。她将本身的首饰和包包偷偷卖出,用于赞助黎胤,每个月固定去银行打款。

而这张账单,就是这么多年以来,她在银行给黎胤的一切转账记录。

周邢琛“啧”了一声,明明是太息的语气,措辞的尾音却不经意地上挑,“也不知道我妈看到这些账单会怎样样想?”

梁珈的手心一片冰冷,指尖一握,全部是盗汗。

见她沉默,周邢琛心里的无名火才总算消了一些。他靠近她晶莹玉润的耳垂,锐意用一种略带熬煎的口气,渐渐把话说完全,“说起来,她还不知道吧?十多年来辛辛苦苦培养的儿媳,竟是个在外面养汉子的白眼狼。”

他们两人的对立,历来是梁珈不盈于心的时辰多一些。

非常艰苦找到让她在乎的任务,却照样关于另外一个汉子。获胜的如意搀杂着另外一种怒火,复杂的情感从周邢琛的脊背爬升下去,克制不住。

梁珈的指甲深深堕入掌心,很快白净的皮肤上就烙上了新月形的红痕,“你这么做,毕竟是甚么意思?甚么目标?”

账单的详细程度让她心惊,她给黎胤汇款的任务一向以来都做得很严密。换句话说,她根本就不知道周邢琛是从哪里查到这些账单的。

“目标,固然是有。”周邢琛明显很爱好看到她受制于人的模样,抱着观赏般的立场核阅了好久,才漫不经心肠指向梁珈手里的那张账单,“我是生意人,历来不做亏本的生意。”

梁珈如今其实很想把那张纸撕碎扔掉落,但她知道,以他的谨慎程度,这类材料的备份肯定不止一张。

这件任务,相对不克不及让周母知道。

不论是为了她,照样为了黎胤,她都不克不及让这类任务产生。

梁珈深吸了一口气,除让步别无他法,“那就交易吧。你想要甚么样的交易?”

如许一出,居然逼出了她本来的情感。

周邢琛看着她冷淡的模样,不知怎的,竟认为比常日里低眉含笑的面貌顺眼很多。

“很简单。”他打了个响指,细长的身子随便地靠在红木的办公桌上,斜斜面对着她,“你今后合营我。若是我高兴了,这些账单我妈永久也发明不了。但如果我不高兴……”

说到这里,他锐意逗留了一下,食指朝她一偏,“你,后果自负。”

这个汉子,永久都是这类运筹帷幄,朝三暮四的模样。

梁珈咬了一下唇瓣,耐着性质,长长的睫毛掀起,“那要如何,才能让你高兴?”

“很简单。”周邢琛侧过火,眼光幽深,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你如今要做的就是,取悦我。”

猜你爱好

  1. 婚姻爱情小说
  2. 冤家小说
  3. 轮回更生小说
  4.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