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地位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花落人世

更新时间:2019-03-18 18:04:09

花落人世 已结束

花落人世

来源:渺小宝作者:柒月分类:仙侠配角:慕寒栖云

配角叫慕寒栖云的小说叫做《花落人世》,它的作者是柒月创作的仙侠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异常推荐。重要讲的是:“浑沌天外,西方既白,阴阳之力,千年一开。”东君座下妙算子预言,人世千年得一易主,帝王更替,万平易近齐心。 切切年来三界当中,有东君上九天宫,人世凤凰王国。各持身份,相安无事。后出现外族精灵,称为异灵。为神人魔三者所化。亦与三界战争相处。直到后来异灵妄图人世天穹花,被栖云山先生发明便展开恶斗。异灵组织族人攻往栖云山后,错手杀了刚到山下的农家女。超然之神慕寒一怒之下单身闯魅宫,一锅端了异灵一族。慕寒为寻挚爱想方想法。后有从现世魂穿而来的男子,摇身成为凤凰国角城军将领,花姩。从这一世,花姩身负严重任务,为人世千年预言寻觅下一任天命之子。却不知这一切都是慕寒为与心爱之人长相厮守而成。 他住栖云山,为等栖云来。本来慕寒心之所爱本来就是上九天东君之爱女,栖云公主。而栖云在一次贪玩中损掉生命,魂魄被打的散落遍地。不管是雅洁照样花姩。都是栖云散落在人世的残魂。 待就任务杀青,栖云散魂归元,想起前世此生。而此时也是慕寒天劫到来,栖云赶往月宫,有恋人终成家属...展开

出色章节试读:

第十九章花期

凤禹看到花姩背着欧阳不由得大吃一惊,转而冷言道:“认真是寡人小瞧了你啊,离魂烟都敢碰!”

花姩正想着该怎样关于这昏君时花颜就曾经甩出一道仙法将几人护在个中,不给凤禹命令诛杀的机会带着他们就由由然飞走了。她心里有很多不解,那不有名的火焰连她的仙法都破不了,怎样见了花姩就避之惟恐不及,菩提红莲固然可易经洗髓加强功力,但根本不克不及有那样的威力!难道那其实不是菩提红莲?她想知道花姩的体内的器械从哪里得来的。可以或许喝退那些诡异的火舌,会不会有邪物在操控。假设是如许,那感应天命之子,会不会也是个骗局?

她转眼看着欧阳的状况愈来愈差,看来这下必须要去栖云山了,花颜悄悄叹了一口气。

当他们方才进了栖云山大门,花姩忽然眼前一黑与欧阳一同摔倒在地。大门内出现一众小先生(墨子期徒弟)想要去抬欧阳,这时候慕寒从外面出来,取了一滴指尖血弹落到他身上,环绕纠缠在欧阳身上的离魂烟刹时消掉。他才让一众先生将抬人出来。而他悄悄将花姩抱起便直接往后崖汤池偏向飞去了。花颜将心中对花姩的疑问传给慕寒便不敢逗留。她不知庙门内的那人知晓她来会不会挽留。

墨子期过去时正看到花颜默默离去的背影,她正渐渐的一步一步下庙门,她知道他来了。他看着她走远,不言,不语,不盼,不留。她终究加快了脚步,逐步消掉在这云山雾绕中。

此时凌歌醒来恰好看到墨子期直视好久却不言不语的面貌,他渐渐爬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轻声叹道:

“你还记得她吗?”

墨子期依然沉默,只收回望去庙门石阶的眼光,转成分开。

凌歌阁下瞧瞧,没看见墨子玉,他赶忙追上前去问道:“师兄,你看见子玉了没?”

墨子期看着他顿了一下,照样说到:“小先生们将她带去后崖了,师父也去了。”

凌歌听了立时心下一抖,被花颜弄晕前他可是亲目击着墨子玉往那诡异火焰里冲出来的。她必定受了很重的伤!也不知道如今甚么情况了!想到这里他赶忙御风往后崖飞去。

哪知全部后崖都被慕寒设了却界他冲之前的太猛差点给弹飞出去。小先生们告诉他,师父(墨子期)吩咐不得任何人打搅师祖给她们疗伤。有一众小先生阻挡,再加上见着那么微弱的结界凌歌只要悻悻然折回。他听说欧阳被安顿在药庐在疗养便跑去看了一眼,虽然说他照样晕厥状况,可神情曾经愈来愈好,唇色也逐步回归正常。凌歌一向担心花姩与墨子玉的情况,但又不克不及出来后崖,他只要再跑去墨子期那边sao扰他。

飞到颜心崖上,远远的看见墨子期在崖上作画,画的是一幅仙子采蜜,画的一侧有一句小诗:

“最难记得相思骨,莫问来人知不知。”墨子期发觉有人来,一挥袖那幅图诗便消失随风去。他转过身显现苦笑对凌歌说:“我曾经快忘了她的面貌了。”

风一吹,他闻到墨子期已醉了的滋味。

关于墨子期与花颜的曾经,凌歌现在只在他一次醉酒后听得只言片语。后来一向缠着他想知道那些故事。墨子期被他烦的不可了便有时与他说些过往。

万年前,他曾是上九天最为萧洒的天神。而花颜那时只是一个侍弄花草的小仙子,性格古怪,清冷孤独。但他就爱好她身上的那份清傲。逐日点了卯便去花草丛中看她。

这一日,他又来,站在花圃外笑着看她。花颜背着他一边搜集花蜜一边说:“上仙逐日都来我这泥泞的地方,怕是非常不当的。”

哪知墨子期听了这话一个飞身到她眼前,简直将她手里收集花蜜的器物打翻,他忙陪笑端稳,紧接着说:“你看我.日.日.来此,明天终究让你和我说上一句话,我认为甚妥。”

花颜不再理会他,收起花蜜起身便飞走了。

从那时后,墨子期逐日晨起便来花圃,提早把一切花蜜搜集好放到花颜会经过的处所。并附上一幅小图,就是花颜每天采花蜜的模样。花颜每次都置之不睬。墨子期便把每次画的小图叠成花状放入匣子里让仙童送到她手里。

日复一日,到了东君祭奠万物的时辰,墨子期领命去了上九天与灵魔界线处做设防。花颜依然逐日去采花蜜。每次走到花圃口那边她曾经会不自发的停一下了。而那些光阴,却没有采好的花蜜与小图。

她采好花蜜回到房间,拿出他送来的小图。把每个纸花翻开,本来他把她每天的面貌都画上去了。此人看着嬉皮笑容,没想到画作的倒非常精细。她将每个小图铺开,一层一层放整洁,找了个木盒收出来。

那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她在花圃刚采好花蜜,忽见前次给她送木匣的仙童非常匆忙的从花圃飞过,待她走到花林处,听到几个小仙在说墨子期在界线被魔物所伤。被天兵送回来的时辰全身是血。她抿了抿嘴,拿着器皿的手不由得往复磨擦。脚下顿了顿照样向花房跑去了。

是夜,鸦雀无声,花颜将本身拢在广大的袍子里,轻手重脚的摸进墨子期的寝殿。殿内点着几盏小灯。花颜靠近床边,在昏黄的灯光下他安静的睡着。她心道:不嬉皮笑容的时辰面貌照样很好看标。眼珠一动她看到他肩上的伤。想伸手去摸时忽然一阵风起让她刹时清醒赶忙收回了曾经碰着他肩膀的手。墨子期一个翻身下床拿住花颜,花颜吃痛轻呼。他才看到本来是心上人来看望。墨子期赶忙松了手抱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昏昏沉沉的感到有人,我认为是雨神他们,不知道是你来。”花颜皱着眉头望他一眼,心想此人力量也太大了,再晚一点估计她这胳膊就废了。可又见他肩膀上伤口被挣开,立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墨子期固然也留意到伤口崩开,他假装若无其事用法力将血止住,半开打趣道:“中了魔物一剑,还挺深,就是不知道今后会不会留疤,那就太丑了。”花颜被他这句打趣开的她悄悄一笑。她明白他的意思。就是为了让她不要那么自责。一种很奇怪的感到涌上心头。

忽然间,墨子期凑到她的眼前,间隔天涯之近,他笑道:“你,是否是很担心我,所以……”

花颜给他这突如其来的话吓一跳,忙往撤退撤退退慌乱道:“我……谁担心你!我才,才没有!”

墨子期笑的肆意,坐回床沿戏谑道:“嘿嘿嘿,没担心你结巴甚么。”他看开花颜手足无措的模样十离高兴,持续逗她:“没担心你这大半夜的跑我这来难道是为了收集花蜜?”

花颜有些慌不择言道:“对啊,我收集,花蜜……”她声响愈来愈小,暗自懊末路本身怎样就顺着他的话往下说了?

他笑的更高兴,站起身来一步步走近她,声响充斥魅惑道:“花颜仙子,那您瞧我这朵花蜜可还入您的眼?”

花颜被他勾引,愣愣的看着他肆意的笑容,心里那种奇怪的感到逐步升起,浮出.水面。她忽然眼睛一咋掉落头就跑。

墨子期伤势逐步恢复,他持续逐日一向地去帮她收集花蜜,逐日绘一幅小图送给花颜。花颜虽照样爱答不睬,但早已没有了那些清冷。

花神节将至,其下小仙子纷纷为花神预备礼品。花神一向异常爱好花颜,花颜对花神亦是又敬又爱。花神因浑沌初开时与各路天神交兵四方,本是草木之身却中了天堂之火攻心,后便落了个总是心痛的缺点。此次借开花神节,她预备为花神去寻一份特其他礼品。一小我早早便偷偷跑去了临渊台。那有一处特别的花圃,外面发展着非常名贵的冰凌花。冰凌花呈六角雪花状,万年才能结成。有清心养神之效。对花神所中的天堂火残留有异常好的减缓感化。因这临渊台是上九天忌讳的地方,冰凌花虽生得好看,从根源处倒是一种魔物。上九天谁都没有去想着用冰凌花去给花神做治疗。这是天上神仙不克不及碰触的大忌。

但在花颜心里,花神的身材才是最重要的。既然冰凌花可以或许减缓那顽疾,花草本无错,何须要神物魔物的分那么清楚。她也深知临渊台的各类忌讳,便一小我静静地摸之前。

当她把冰凌花摘下,看到下面晶莹闪烁着有数星光,花颜赞赏,这器械还真美啊!她将花当心翼翼放入特制的器皿中。

猜你爱好

  1. 女强小说
  2. 朱门世家小说
  3. 大发快3小说
  4. 幻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