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地位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更生 > 更生之王爷撩妻无度

更新时间:2019-04-10 15:15:19

更生之王爷撩妻无度 连载中

更生之王爷撩妻无度

来源:奇热同盟作者:安小茶分类:更生配角:夏樱函帝千夜

配角叫夏樱函帝千夜的小说叫《更生之王爷撩妻无度》,本小说的作者是安小茶创作的更生小说,内容重要讲述:权力的争锋,好处的比赛。权倾朝野的太师府明日女夏樱函成了当朝炙手可热的喷鼻饽饽。懵懂蒙昧的她错爱了令她万劫不复的人。好在上天垂怜,给了她更生的机会。黄粱梦醒后她誓要一雪前耻,斗仇人,灭渣男。只不过,那位病秧子帝千夜王爷是怎样回事?...展开

出色章节试读:

“难道我说错了吗?刚才是你求的我,不是吗?”

帝千夜弯下腰,渐渐接近她的脸,直视着她的眼眸,一脸无辜的说道。

夏樱函望着他近在天涯那一张人神共愤的脸,有些晃神的说道:“你…之前在回廊…..如今你帮我只能算是抵债。”

“对不起,我此人忘性不好,忘记了之前的任务。夏蜜斯无妨说说,我毕竟做了甚么,如今须要抵债了?”

看着那愈来愈切远亲近的俊脸,和那令人酡颜的须眉气味,夏樱函其实没法将那句“你强吻了我”说出口。

居然认账?她羞愤难当的推了他一把,其实不敢信赖一个大汉子居然无赖到了这类地步。

“算你狠!”

帝千夜站直了身子,看着曾经愤然走远的身影,也有些想不明白为甚么一见到她,他就不由得成心逗她朝气。

桑余一脸弗成思议的从背后走出,眼光久久不散的盯在夏樱函的背影上。

“桑余,明日多备一辆马车。”

“诶,好嘞!”

听见帝千夜的吩咐,桑余立马应承了上去,可随即一想,不由一脸蒙圈的问道:“这是为何?”

帝千夜语重心长的笑了笑,道:“不当心冒犯了这位蜜斯,明日说不定她宁愿本身走下山去,也不肯坐我的马车,未雨绸缪。不过……别说是本王安排的,不然她肯定不会坐的。”

****

冬季的阳光温暖温暖,马车抵达太师府门口时已经是晌午。

马车一停,夏樱函就迫在眉睫的朝府内走去。

“蜜斯,你慢点,别急啊!”

青黛吃紧的跟在夏樱函的逝世后,就怕她不当心给磕着绊着。

此刻的夏樱函哪里管得着其它,由于更生后没几日她就不能不前去妙慧寺祈福,更生后还没来得及看上爹爹一眼。

想到前世就连爹爹的最后一面也没看到,心中不由酸涩难当,脚下办法不由的也加快了稍许。

昔日,她知道爹爹会和前世一样,在尊府等着她回来。

“爹爹,我回来了。”

还没走进书房,夏樱函就呜咽的喊了起来。

书房门回声而开,夏太师固然已过五十,可依然身躯凛冽,边幅堂堂,端倪间透着一股威严安然之色。

“混闹,多大的人了,还如许冒莽撞掉的。”

看到本身的爱女,他成心板着脸,喝道。

看到那久背的面庞,夏樱函鼻头酸了酸,扑到了夏太师的怀中,语不成调的撒娇道:‘我想你了,爹爹。’

夏太师大笑了一声,没法的将夏樱函从怀里拉了出来,说道:“不就出去了几日吗,有甚么想不想的。”

听了他的话,夏樱函的心里更是惆怅,只要她本身才知道他人眼中的几日,关于她来讲倒是一世,也知道再会晤是多么的不轻易。

悄悄的将情感埋葬,她随着夏太师走入了书房,高兴的问道:“爹爹是怎样知道我昔日没有马车的,还特地安排马车下去接我?”

“甚么?我不是跟你安排了一辆马车送你上去吗,怎样会没有马车呢?”

夏太师皱了皱眉,看着她奇怪的问道。

夏樱函愣了少焉,忽然就明白了那辆马车毕竟是谁派来的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意!”

脑海里浮现出帝千夜那风华绝代模样,再一想到他玩弄她时的模样,她就一肚子的火气。

“甚么不安好意?”

听到夏太师的问话,夏樱函才反响过去本身居然将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啊….我是说小猫呢,小猫之前偷偷溜走了,害得我好找。”

她赶忙找了个来由敷衍之前。

“对了,你跟你mm毕竟是怎样回事?那样的场合打她,这可是你的纰谬了。”

夏太师沉默了一会儿,忧心的问道。

夏樱函心里嘲笑,知道是夏季溪先她一步回府,然后告了她的状。

她垂下了头,不安的用手指绞着裙角,说道:“女儿也很懊悔,也不知道此次怎样就忽然受不了她当众骂我了,之前我都忍得好好的,都怪我,我不该发性格的。”

夏太师本还想假意痛斥她两句,可看到她一双漂亮的黑瞳忽闪忽闪非常悲伤的模样,再加上她话里的冤枉,也不由放缓了语气,轻声说道:“爹爹知道你一向懂事,也一向哑忍着你mm的坏性格,这也不怪你。哎…..要不是老太太逼得紧,爹爹也不会负了你娘娶了妾室。”

“爹爹,我都懂。你宁神,只需夏季溪不太过分,我会让着她的。”

夏樱函打断了夏太师的话,安慰着说道。

她若何不懂,固然爹爹和娘亲夫妻情深,可奈何世俗根本没法容忍和懂得一世一双人的情感。

娘的身子不是很好,腹中一向无所出,如许的世家贵族,一样抵不过老祖宗为了延续喷鼻火的执着。

娘亲不肯爹爹难堪,因而主动替爹爹纳了两房妾。二夫人福薄,没几个月就逝世了,三夫人催氏倒是争气,仅过了一年就生下了夏季溪。

夏樱函只比夏季溪大几个月,由于前十年一向是在别院生活,再加上夏季溪处处跟她做对,所以她对夏季溪没甚么情感。

前世那万劫不复的仇恨她不会忘记,也会让夏季溪遭到应有的处罚,至少要让她活在苦楚当中。

若是她照样如前世普通不知悔改,她会不吝手足之情,亲手手刃了这个**的。

“好了,这件事我也会找夏季溪好好谈谈的。你出去这几日,你娘可是担心坏了,你无暇了就去陪她说会儿话吧。”

看着夏樱函灵巧懂事的模样,夏太师的眉头也逐步舒展开来,慈爱的说道。

“恩,那我如今就去吧!”

想到娘亲还在等着本身,幸福感溢于言表,她说完就计算走出版房。

“等等....”

夏太师坐在椅子上,轻声唤住她。

夏樱函笑了笑就转身回到夏太师身边悄悄抱着他的手臂,撒娇道:“爹爹是否是舍不得我走了?要不要女儿留上去陪陪你?”

猜你爱好

  1. 排挤小说
  2. 腹黑小说
  3. 修仙小说
  4. 文娱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