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地位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更生之贵女不贤

更新时间:2019-04-15 15:10:35

更生之贵女不贤 连载中

更生之贵女不贤

来源:悠空网作者:把酒倾杯分类:言情配角:云韶长孙钰

小说主人公是云韶长孙钰的小说叫《更生之贵女不贤》,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把酒倾杯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重要讲述:一世贤妻换一纸废后,云韶瞎得完全。重头来,步步营,策划算尽,奈何天命早定?国师曰:“此女祸星入命,主妨,必浊世界!”父亲曰:“君要臣逝世,臣不逝世不忠。”兄长曰:“谁敢动她我宰谁。”云韶笑:“命就一条,谁要我逝世谁先请。”说笑毁贤名,素手拨乾坤,云韶认为这一世终得安稳,掉慎着了他人惦念。“我不温不贤,骄恣肆意。”“我喜。”“我护短成性,亲兄第一。”“我忍。”“我趋炎附势,爱慕虚荣。”“我争。”“外面说我红颜祸水病国殃平易近,你也不怕?”“怕,所以你只许祸患我一人。”从头来,白首归,繁华过处,唯见君颜。...展开

出色章节试读:

府外,一辆青布马车上,云韶闭眼安息。

金菊叽叽喳喳道,“蜜斯好凶猛,这么大的事儿也能化解,如果我呀,肯定哭逝世在那儿!”

青荷亦点头,“万幸没宣扬开,没损了蜜斯清誉。”

“说得是,如果叫老太君知道,只怕……”二女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没法。

平南侯府的老太君,就是云韶的祖母,昔年跟随祖父身经百战,是个顶顶的巾帼豪杰。可惜不知道为甚么,她对一切后代和蔼亲近,唯独不爱好云韶。固然如今管家的是二房王氏,可平南侯不在,她的话就是威望。

云韶展开眼,喃道,“得把风放出去。”

“甚么?”

“青荷,你先前预备的手信呢。”

青荷莫名将信递给她,云韶粗略一看,将她落水之事简单提了,和被薛桓轻辱一笔带过,云韶点头,“可以,找个暗门子,把这信递到茶肆评话人处。”

青荷大惊道,“蜜斯请三思啊,昌平郡主非常艰苦封了消息,您怎样能本身传出去?这对您的荣誉……”

“拦不住的。”云韶看了眼青荷,唇边勾起淡淡嘲讽,“昔日郡主尊府少说二三十人,就是个中一人告诉亲眷,也会一传十十传百。这个消息早晚会传出去,既如此,倒不如我先下手为强。”

青荷忧道,“可老太君那边?”

云韶一顿。

这个冷淡厌弃的祖母,确是一道困难。昔日有父亲和兄长在,她不会当面发生发火,但如今父亲在边疆守军,兄长又去了西山大营练兵,假设她有心发挥只怕躲不掉落。

但如今争分夺秒,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照我的话做。”

“是。”

回到尊府已近酉时,天色昏沉,云韶望着侯府熟悉的气候,心中复杂。

她现在分开这里的时辰,哥哥就站在大门口负手了望。娇容明艳,十里红妆,她满心欢乐扑向长孙钰,却没想过哥哥那一句“落子无悔”。想必那时他已看出纰谬,只是为了她没说,还一向帮她,直到登上后位。

可她惊才绝艳的兄长必定没想到,长孙钰翻脸那么快,他必定认为手握兵权就可以保她,却不知长孙钰心慈手软,根本等不及铲除异己。

“蜜斯、蜜斯?”

金菊的唤声把她唤醒,云韶回目,金菊指了指后院。

此时夜幕来临,那边倒举着十几根火把,透亮如昼。一群人在院子里搜刮甚么,朱管家和孙婆子也在。

这二人一个是侯府管家,一个是下人总领,能轰动他二位同时在场的,想必不是大事。

“之前看看。”

云韶走出回廊,忽然两声金属破空。她天性撤退撤退一步,那两把亮堂堂的刀尖抵到喉咙口。

云韶注目忽然跳出来的两人,黑衣冷淡,全身散发一股视人命如草芥的气味。她心头一跳,这不是浅显侍卫,而是真正派由逝世活的人。

朱管家急速跑过去,“误会,是误会,这是我们尊府的大蜜斯。”

两人纹丝不动,直到逝世后一个声响道,“无礼,退下。”

收手遁形,仿佛从未出现过。

云韶暗赞身手不错,抬眼去望为她得救的人,那是个二十出头的年青须眉,玄黑劲装,腰挎长刀,他对着云韶略略拱手道,“我等宫中禁卫,在此追捕逃犯,惊扰大蜜斯了。”

宫中禁卫,难怪有如许的身手。

云韶微一垂眸,敛衽,“请问大人附属南衙禁军照样北衙禁军,或许,是羽林军?”

此言一出,朱管家惊奇昂首,那须眉亦刮目相看。

这宫中禁卫分三派,北衙护卫皇亲安危,南衙巡查皇城治安,羽林军是皇帝近臣直接收命,这些虽一向密,但一个世家女若何得知?

须眉沉了目,笑容照旧,“大蜜斯恕罪,职责在身,恕我等不克不及透漏身份。”

“既然如此,也请恕云韶无礼。”她质问道,“平南侯府并不是市井商人之地,大人追捕逃犯,为何会追到我们尊府?”

须眉像是早料到有此一问,不慌不忙道,“事急从权,那罪人从宫里逃出,我等一路追至府外,没见踪迹。因此大胆冒犯,还请勿怪。”

云韶嘲笑一声,朱管家抢道,“大蜜斯,这件事老太君是允了的。周管辖也是为侯府安危着想。您昔日赴宴回来也累了,不如先回屋安息?”

老太君?真是好懵懂的祖母!

宫里逃犯,从平南侯府搜出来,这要传出去让他人怎样想,万一是甚么谋反贼逆,难道叫皇帝徒生猜忌?

云韶握紧拳,一旁金菊咬牙,好啊,都知道拿老太君压蜜斯。

“大蜜斯,您……”朱管家还想说些甚么,云韶忽然转成分开。

她走得决绝,一点颜面也没留他,朱管家脸上愠怒一闪而过,难堪地回头解释,却发明周管辖望着云韶背影,笑着摇头。

都说云家大蜜斯温柔娴淑、操行稳重,看来也是个心比天高的主儿。

罢了,找人要紧。

周管辖瞳孔眯起,“都给我打起精力来,不管若何要把人找到!”

云韶回到幽篁院中,夜风送凉,一排排修竹簌簌作响。

她站在屋门前,忽然嗅到一丝极淡的血腥气。

“金菊。”

“奴婢在。”

“昔日灶房宰了牛羊?”幽篁院前面就是灶房,假设是那边传来的……

金菊想了想摇头,“不会吧,明天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甚么骨气都不是,灶房不会大办的。”

沉吟少焉,“好罢,昔日你也累了,先下去歇息。”

“那,蜜斯不盥洗吗,奴婢这就去取水。”

“不用,退下吧。”

金菊吐吐舌头,也乐得早些回房。

她一走,云韶眼光冷凝,她拔下步摇,渐渐朝屋里走去。

猜你爱好

  1. 情有独钟小说
  2. 弄笑小说
  3. 言情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