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地位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会 > 星星之凡部

更新时间:2019-04-18 17:11:13

星星之凡部 连载中

星星之凡部

来源:奇热同盟作者:细姨点灯分类:都会配角:钱凡

小说主人公是钱凡的小说叫《星星之凡部》,它的作者是细姨点灯倾慕创作的一本都会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异常推荐。重要讲的是:星星是上帝赐予人类的美好欲望,上帝将它们洒向大地,却发明人类的**不配具有它们,因而上帝收手将星星留在了星空中,从此,星星便在悠远的星空一眨一眨的**着人类,有时会有星星掉落上去,给磨难的人们带来安慰。钱凡仰望星空,收藏着他为数不多的流星——妈妈,萍儿,李涛,林欢……...展开

出色章节试读:

“咔,咔”“左边一点,头抬一点,笑容,眼神。”……

“好收工,感谢Mary姐,此次多亏你了。”摄影师放下相机急速一脸笑容对正走下台的女模特说道。女模特偏过火看向站在高光镜后的青年,眼光冲满柔情,当走到摄影师旁时,神情立变,高傲冰冷,“对小凡好点,李查德,你知道我来的缘由。”“是,是,Mary姐的干弟弟谁敢惹呀。”被叫做李查德的摄影师惊骇地唯喏着,“知道就好!”Mary丢下这句话便同经纪人走了。李查德这才松了口气,“人人整顿一下,收工。小凡你过去一下。”钱凡走到李查德身边,李查德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黄色信封递给钱凡,“李叔,你这是甚么意思?”钱凡接过信封看了一下,“你应得的,没有你我这系列照片是弗成能拍这么好的。”“我?”“没你Mary姐是不会来的,你就收下吧。”“那感谢李叔了。”“谢我甚么,你小子走桃花运是你本领。”“李叔!”“害臊了?现在抱他人时挺积极的呀。”“当时她不受伤了吗?,并且……”“好了,不消说清楚明了,开个打趣罢了,你小子我还不知道。”李查德笑着拍了拍钱凡的肩膀,“下午就不消来了,好好歇息一下,别太累了。”钱凡笑了笑,“知道了,我又不傻,那李叔我先走了。”看着钱凡离去的背影,李查德叹了口气,“你不傻谁傻呢?”

钱凡站在改变门外,逝世后的美莎大厦仰望着她的后代,妈妈应当在吃饭了吧,照样还在休会呢?但这些钱凡只能想想,想想而以。

“钱凡?真的是你啊!”一个穿着蓝白条T恤淡蓝色牛崽裤的长发女孩从前面拍了一下钱凡,钱凡转过火,脸一下红了,“张珂。”张珂笑了笑,“我们还挺有缘啊,你脸怎样红了,不会还害臊吧?”钱凡脸更红了,张珂笑的更残暴了。好一会儿张珂止住了笑意,“你真心爱。”说着又不由得笑了,钱凡只能垂头了。“不笑了,不过你怎样来这了呢?”钱凡抬开端看了一下美莎大厦,淡淡的道:“做**。”张珂看着这个脸依然红着的男孩的双眼,仿佛有甚么在那边,吸引着她。“你怎样了?”钱凡这才收回眼光,“啊?没甚么,那你怎样来美莎了呢?”“我啊,你猜?”“应当是平面模特吧。”“咦?你怎样一下就猜对了?”“你这么漂亮,身材又好,很合适当平面模特。”“哼!这才一会,就显现尾巴了。”钱凡看着不知怎样就朝气的张珂一时不知该干甚么了,张珂看着钱凡的宽裕的模样,一下被逗乐了,“哈哈,你太心爱了,姐姐都想追你了,可惜你有女同伙了,不过我们还可以做好同伙吧?”钱凡是有点晕了,也不想说清楚明了,“固然可以了。”“好耶,我们去庆贺一下吧!”说着张珂拉着钱凡的手走了。

肯德基靠窗的小桌,钱凡看着对面的张珂大口大口吃着汉堡,不由笑了,“笑甚么!”张珂瞪着大眼瞪眼钱凡,钱凡摇摇手,道:“没甚么,忽然想起萍儿了,你们吃起来很像。”“哼,和我在一路还想女同伙,难道我这么没有魅力吗?”张珂用手扬了一下萧洒的长发,一股幽喷鼻立时袭向钱凡,钱凡吞吞吐吐的开了口:“那,那个,萍,萍儿不是……”

忽然钱凡逝世后传来一声尖叫“啊——”钱凡立时全身一颤抖,回过火,西方萍怔怔地看着他,李涛对着他难堪地笑了笑。钱凡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萍儿,李涛你们怎样来了?”

西方萍看了看钱凡,又看了看张珂,大步走到钱凡身边,抱住钱凡的手臂,然后左手杨了一下不太长的头发,昂首看着钱凡,“凡哥哥这位阿姨是谁?”

窗外,冷冷清清的人川流而过,窗边,四个少年少女静静地坐着,但细心点会发明俩个少女的眼神不太对。钱凡朝对面的李涛呶了下嘴,李涛看了看两位正在交兵的女孩,笑着说道:“哈,哈,那个,人人今后都是同伙了,来,我们为这巨大的时辰干一杯!”说完站了起来,拿起可乐杯,钱凡也随着站起来,还拉了一下旁边的西方萍,“是啊,都是同伙了,今先人人就一路玩了,萍儿,张珂,请高抬贵臀。”扑哧,李涛先笑了,扑哧,扑哧,西方萍和张珂也没忍住。

张珂先站了起来,西方萍哼了一声也站了起来,“干杯!”两个男的嚎了一下。

西方萍第一个坐了归去,钱凡没法地对张珂笑了笑。张珂悄悄笑了笑,俯下身在西方萍的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话,然后在西方萍还在愣神时,坐回了位子。西方萍的瞳孔缩了一下,张开嘴想说甚么,身材有悄悄地颤抖,李涛急了,“牛皮糖你怎样了,是否是……”钱凡也不克不及沉着了,“萍儿你没事吧?”西方萍没支声,咬了一下下嘴唇,接着站了起来,在钱凡、李涛惊奇的眼光中,伸出了右手,“珂姐,我能如许叫吗?迎接参加。”张珂点了点头,笑着站了起来,并握住了西方萍的右手,“固然可以,只需不叫姨就行,那我叫你萍妹可以吗?”“呵呵,固然行啦,珂姐。”“嗯,萍妹。”

钱凡和李涛傻了,他们像火星人一样看着两个奇怪的生物。

“喂,喂,你们怎样了?”西方萍在钱凡和李涛眼前挥了挥手,李涛用手揉了揉眼睛,看看西方萍,又看看张珂,叹了口气,“唉,老了,有代沟了,凡哥你知道产生甚么了吗?”钱凡摇摇头,“我也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唉。”两小我幸灾乐祸地看着对方,就差抱在一路了。女孩们被逗乐了,这时候张珂的手机响了,是梁祝的**,张珂说了声抱歉,到一旁接德律风,回来后张珂抱歉道:“不好意思,有点事,我要回黉舍一趟,萍妹,还有两位心爱的小男生,姐姐先走一步,下次见了。”“拜拜,珂姐。”“拜拜。”

张珂曾经走了,剩下的三小我却一阵沉默,李涛最早不由得,“萍儿,你没事吧,那个张珂说甚么了?”钱凡也看着西方萍,西方萍嫣然一笑,摇摇头,“没事,我真的没事。”

“萍儿,我不想你遭到伤害,张珂究竟说了甚么?”钱凡手抓着西方萍的肩膀。

西方萍看着一脸焦急的钱凡,幽幽的道:“凡哥哥,你爱好,不,你爱过……”西方萍低下了头,眼角有些闪光。

李涛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撑着桌子对钱凡说:“钱凡,张珂和我你选一个吧!”

钱凡抚了抚西方萍纤瘦的背,“对不起,萍儿,张珂那我去说,我们照样三人组。”

西方萍抬开端,用手将眼角的泪珠抹掉落,站起身来,眼神果断,“不,我要四人组!”

“萍儿”“牛皮糖”

“好了好了,我很好,我没事,多个姐姐我高兴都来不及呢!”

“萍儿,你不消冤枉本身。”“就是啊,牛皮糖这不像你啊。”西方萍瞪了一眼李涛,“哼,那如何才像我啊?”李涛一下不支声了。“萍儿,你是卖力地吗?”钱凡慎重地问道。西方萍俏皮地向钱凡敬了个礼,“是,主座!”说完本身先笑了,但钱凡没笑,李涛想笑但忍住了,西方萍看一招不可,捉住的手,边摇边撒娇道:“好了嘛,凡哥哥,萍儿又不傻,萍儿很好。”钱凡没办法了,看了看李涛,李涛摇摇头,“凡哥,要不先依了萍儿,今后看情况再说?”西方萍也昂首满脸希冀地看着钱凡,“好了,就先四人组吧。”“哦耶,凡哥哥最好了!”“那我呢?”“猪头你嘀咕甚么呢?不论你了,凡哥哥我们去玩吧!”“等一下,最后一个成绩,张珂和你说甚么了?”“不告诉你,这是我和珂姐的密秘!”

钱凡躺在床上,和西方萍,李涛玩了一下午,回来又在厨房预备晚餐,如今确切有点累了。很想睡,但还有事要办,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喂?”“张珂吗?”“是,你?”“钱凡。”“你怎样知道我号码的,我仿佛没告诉你吧?”“美莎公司。”“呀!他们怎样能随便泄漏人家信息呢!”“张珂,我想问你件事。”“怎样这么严肃啊,吓到姐姐怎样办?”“对不起,不过你应当知道我要问甚么,我欲望你能告诉我。”“你不说我哪知道,姐姐很笨的。”“张珂,很抱谦,但我很想知道,请你告诉我,你和西方萍说了甚么?”“钱凡,你很不懂女人。”“我想知道。”“西方萍在你心中究竟是甚么,她究竟重要到甚么程度,让你不吝伤害另外一个女生,另外一个你抱过的女生,钱凡我狠你!”

嘟,嘟,嘟…钱凡耳边仍响着那撕心裂肺的呼吁和那痛彻心扉的哭泣,同时脑海里浮现这那日凌晨的情形,那双眼睛。

而此时此刻的那双眼睛早已被泪水吞没,张珂侧卧在床上,伸直着身子,双手掩着脸,阵阵颤抖。

梁祝又一次响起,又一次,又一次……

在另外一个少女闺房中,西方萍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呆呆地,在她的身庞有一本厚厚的日记本,女孩的苦衷,快活,幸福,甜美,执着。在翻开的一页,只写了日期和气象,下面照样空白,一支笔静静地躺在下面。当笔终究被拿起时,日记本上多了一句话,“明天很高兴,西方萍加油!”

这个夜里李涛也很不沉着,他很想冲到张珂眼前,大声质问她究竟说了甚么让西方萍遭到如此大的伤害,但钱凡说这件事他会处理,并且西方萍还正告了他。不过这都不是重要的,李涛是不欲望张珂分开的,由于张珂吸引了钱凡,这是不正常的。他们三人组从幼儿园开端就没有更悛改,明天却由于张珂而变成了四人组。明天在肯德基钱凡提出让张珂参加时,李涛一下蒙了,更别说西方萍了,但李涛想了一下后就赞成了,固然知道西方萍能够受伤,但,但,但李涛看到了欲望。可当看到西方萍真的遭到伤害,李涛又痛澈心脾。“萍儿——”汉子的哭泣只能往肚中咽……

夜晚的星空,星星一闪一闪,多么美好,但又几人能看到流星……

猜你爱好

  1. 空间小说
  2. 将来小说
  3. 灵异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