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地位 : 千千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腹黑外子太妖娆

更新时间:2019-04-18 17:58:28

腹黑外子太妖娆 已结束

腹黑外子太妖娆

来源:微阅云作者:卜允凉分类:言情配角:沈玉河杜红绯

配角叫沈玉河杜红绯的书名叫《腹黑外子太妖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卜允凉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异常推荐。重要讲的是:“主子,沈公子说你再不理睬他,他就要去跳河了。” 某女吃了一口饭,淡定道:“让他跳。”“主子,不好了,沈公子真跳下去了。” 某女喝了一口水,吐槽道:“他逝世不了。”“主子,沈公子没逝世,然则他从河里爬下去以后,又跟一群乞丐打起来了。” 某女没法叹息道:“又要赔钱了。” 少焉后,沈玉河拖着被扯烂的衣服,跪在杜红绯眼前,“夫人,我今后不再敢了,求放过,求安慰,求进房…… ”...展开

出色章节试读:

看着他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她也有些饿了。

可是才吃第一口,不知该吐出来,照样吞下去。

肉汤又是一股浓到化不开的腥味。

她用筷子扒了几下,果真没找就任何姜。

哎!看来这时候代的人根本不知道这姜片有去腥的感化,她四下看了看,见四周人无不都是大口吃面,大口喝汤,都显现满足的神情。

她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主意。

不过在那之前她必须要多赚一些银钱做本钱。

苏老头也没想到他们只是去了两个时辰,二十多条鱼全都卖光了。

听着红绯说还要再去一趟,红绯叫他去收网,他立马跑去河畔,把网到的鱼全都弄了出来。

半个时辰后,红绯他们又去了一趟镇里。不过此次价格倒是两文钱一条。

或许是气象太冷的原因,各家各户都没若干新鲜菜蔬吃,看着市井上有人在卖鱼,听上去也不贵,不一会儿这一切鱼都卖完了。红绯立即数了起来,加上之前赚到的五十四文钱,整整一百五十六文钱。

离开这几天,红绯也知道这儿的物价,一百多文钱,省着些花,足够三口之家吃上两个月了,至少不消每天喝稀米汤。

有钱了红绯直接带着虎子去买米行。

二十五文钱才能买一升大米!这是在抢钱啊!

老板瞧着他们是穷鬼家,眼里满是鄙夷,吃不起大米的人他见很多了。

“你们如果买不起大米,就别在我店前面闲逛,免得主人来了还认为我们家是呼唤小乞丐的。”他绝不掩盖本身心里的想法主意,说出来的话很是顺耳。

红绯一听,立马就朝气了,不就是个卖米的,拽逝世了。

她偏就不买他们家的,她拉起虎子进了近邻小一些的店。

“哎哟,小乞丐就是小乞丐,买不起你还不让人说了,我呸!你们如许下贱的人我可瞧的多了!”直到进入近邻店,红绯还听到米行的老板在碎嘴,气得她脸都涨红了,要不是明天虎子在,她早就冲上去撕烂那老板的嘴了。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这位姑娘,你不用在乎这冯老板说的话,他为人就是这么苛刻,来,来,来,你想买哪些米?大娘给你装上。”措辞的是位年纪不大的妇人,长得倒是普通,可是这笑容看着叫人宽解。

红绯作为一个花费者,立时心境好了很多。

“姑娘这左边的是新米,二十六文钱一升,这左边的是陈米,十九文钱一升。”

红绯又听到“升”这个计量单位美满是蒙了。

究竟这现代一升米是若干斤呀!

看着她蹙着眉头,老板娘还认为她是嫌这些米贵,匆忙解释起来,“姑娘,安南那一带一向在接触,庶平易近都忙着避祸,地里颗粒无收所以这新米的价格不克不及再低了,如果你计算要,新米最低二十五文钱一升,不克不及再少了!”

红绯摇摇头,直接那些陈米,“老板娘,我想要两升陈米和两升盐,你能不克不及便宜一些?”

老板娘小时辰家里穷,瞧见他们姐弟身上那衣服,倒是很高兴地少收了三文钱,喜得红绯谢了好几声,接过米袋衡量了一下,估摸着也有四斤阁下。想着能吃几天,才带着虎子归去了。

不想才出了店门,就瞧见斜对面在卖肉。

红绯曾经很多多少天没开过肥肉荤了,这些天顿顿吃鱼肉,固然都是肉,可是这鱼肉和肥滋滋的五花肉怎样能比呢!

可之前一问,这肉价比一升米还贵,她刚才买米和盐手里的铜板去了大半,这剩下的十几文钱,还不敷买两斤板油,她立时有些掉落。

不想就在这时候辰,她一眼便瞧见那摊主脚边的一桶猪心肺。

“老板,这猪下水怎样卖?”

“哦,如果你想要,三文钱全卖给你了。”红绯一听,心里大喜。

果真大发快3小说也不说都胡乱写的,这猪上水果真便宜。

这么一大桶,估计的有三十多斤。

瞧见另外一只桶满满一堆猪大肠。

她又问了一句,“老板,那猪下水呢?”

这些猪下水雇主本来计算归去喂狗,瞧见这小丫头也想要,想着如今生意不好做,多卖一文钱也好。

便说:“姑娘如果你想要,这些两文钱你拿走吧!”

听到店家这么一说,红绯没半点迟疑,直接买下了。

“红绯呀,你这些猪下水和猪下水一共花了若干钱?”张大伯问了一句,红绯很轻盈地回了一声“五文钱,”

不想张大伯差点没从牛车上摔上去。

“亏了,红绯,这些器械常日里就算白送也没有人要,你买下这些做甚么!煮出来又苦又涩又腥!”

红绯一听,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她根本没留意到张大伯语气的重点,而是逗留在“白送有没有人要”几个大字上。

“张大伯,你说的都是真的吗?真的白送都没有人要?”讶异的神情全都被张大伯瞧见眼里。

“我说红绯,这些猪下水真的没几小我买,你如果想吃,给两文钱,我让镇里政屠户全留给你就是。”

“真的吗?张大伯,不论若干我都要了,你必定要帮我跟他说留着。我还可以加一文钱!”红绯的双眼发光,不淡定了。

这,这可是天大的功德。

此人间没有比白送钱叫人更高兴的事。

哈哈哈,如此美味居然没人吃。

“红绯,你怎样买了这么多猪下水,你买猪心肺也算了,可这下水煮出来那腥味的确没办法出口。”苏老头见他们的鱼卖光了,可却换来了这么多猪下水,立时不知该说甚么好。

红绯倒也没解释甚么,直接将那米递给他,“苏爷爷,你先煮饭,我去河畔清理这些猪下水。”

她说着拿着刚买来的盐去了河畔。

要清洗干净猪下水,用白面是最干净的,可这白面比米还要贵上一些,红绯当时就没买。

之前老家有人用泡酸菜的水来洗,那样不只能杀菌还能除腥味。

可这临国根本没甚么饮食文明可言,她刚才在店里扫了好几圈,根本没酸菜这器械。

所以只能用盐来搓洗。

虎子有些闹不明白,这盐这么贵的器械,红绯姐姐居然用来洗这些器械,的确是太浪费了。

“虎子,你快帮我洗那些,倒上一些盐,像如许翻出来搓洗。”不等他说甚么,红绯立马使唤他干事。

猜你爱好

  1. 暖婚小说
  2. 空间小说
  3. 科幻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